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谐宇宙

通一项而兼收并蓄,悟人性而制天立命

 
 
 

日志

 
 

欲居其上,必先处其下  

2009-08-23 15:09:49|  分类: 领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

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淡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老子》第七十三章

 

译文:

勇于坚强就会死,勇于柔弱就可活。这两种勇的结果,有的得利,有的遭害。天道所厌恶的,谁知道是什么缘故?

自然的规律,是不争攘而善于得胜,不说话而善于回应,不召唤而自动来到,宽缓而善于筹策。自然的范围广大无边,稀疏而不会有一点漏失。

 

初学时对"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有所疑惑。"勇敢"是我们常常使用的词,也是一个充满了赞誉、褒扬色彩的词;但老子却说勇敢以杀身,不勇敢以存活,对这个褒义词不无贬抑。

 

仔细寻味,原来"敢"是坚强、强硬的意思。"不敢"就是不逞强好胜,柔弱、慈悲的意思。结合下文,这两句是说:以弱取胜、以柔克刚是宇宙的普遍规律。为人处世也应该遵循这一自然规律,不逞强好胜,不一味追求刚猛,慈悲为怀,以柔取胜。一句话,做人要"柔道"。

 

水大概是自然界中最柔的东西了。但是,从高山到大海,从九天之上到九泉之下,一滴水永远保持着它的姿态,不会改变;花岗岩相当的坚硬,可以生出最尖锐的棱角,但是自然的风化、溶蚀最终都会使它棱角尽失,顽石变成圆石。最极端的情况是"水滴石穿"--当至柔和至刚相斗争的时候,取胜的不是刚强的一方,而是看似柔弱的一方。大自然真的是不尚刚而尚柔。

 

记得看过一个典故,说有一天孔子去向老子请教养生之道。老子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张开嘴,伸了伸舌头。孔子顿悟,施礼而去。原来当老子张开嘴,孔子看到了老子的牙齿几乎掉光了,只剩下光秃秃的牙床;然而舌头却依然风采依旧。牙齿是刚强的,但刚强的结局是全都掉了;舌头看似柔弱,然而它却能存活得很好。养生之道,不言而喻。

 

美国的确是个可恶的家伙,有事没事找别人的茬儿。"鹰派人物"萨达姆不买它的帐,你强我比你更强。于是,美伊终于打了起来。这就害苦了千千万万的伊拉克人民。他们背井离乡、惨遭屠戮。可以设想,如果朝鲜也像伊拉克那样对美强硬到底,那么朝鲜人民恐怕也只能吃苦了。中国的领导人深谙"以柔克刚、隐忍以行"的道理,采取"韬光养晦"的策略,以稳定为大局,以自强为目标。可以预见,不需要太久,老美再不敢对我们轻举妄动。咱们的领导人是否读过《老子》不得而知,但不管怎么样,这样的决策是正确的,是中国人民之福。

 

柔是自然之道。柔也是养生之道。柔还是治国之道。

 

附:10月1日诵读的九个章节抄写及简述

第七十三章:

(不再重复)

 

第六十四章:

其安易持,其未兆易谋。其脆易泮,其微易散。为之于未有,治之于未乱。

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民之从事,常于几成而败之。慎终如始,则无败事。

--这一章讲万物皆有根源。要防患于未然。要防微杜渐。要注重积少成多。要善始善终。

 

第五十五章:

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蛊不蜇,猛兽不据,攫鸟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全作,精之至也。终日号而不哑,和之至也。

知和曰常,知常曰明。益生曰祥。心使气曰强。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

--含大德者犹如赤子。至柔至和,所以至刚之强。

 

第四十六章:

天下有道,却走马以播。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

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知足常乐。治国尤其如此。

 

第三十七章:

道常无为而无不为。候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璞。镇之以无名之璞,夫将不欲。不欲以静,天下将自正。

--无为而治。"璞"应为木旁,是原木的意思,老子用这个字借指毫无修饰的大道。

 

第二十八章:

知其雄,守其雌,为天下溪。为天下溪,常德不离,复归于婴儿。

知其白,守其辱,为天下谷。为天下谷,常德乃足,复归于璞。

璞散则为器,圣人用之,则为官长,故大制不割。

--从这一章来看,道学绝非消极遁世之学。老子的确提倡大家守雌、守辱(守黑),但别忘了,他们都有个前提,那就是知雄、知白。可以说所谓消极其实是表象,积极进取才是实质。

 

第十八、十九章(这两章意义上连贯,故一起诵读):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混乱,有忠臣。

绝圣弃智,民利百倍;绝仁弃义,民复孝慈;绝巧弃利,盗贼无有。此三者以为文,不足。故令有所属:见素抱璞,少私寡欲,绝学无忧。

--这两章是老子感叹世风日下,文饰之学蜂起而大道渐失的现状,并提出绝文饰之学而复归大道的呼吁。

 

第十章: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涤除玄鉴,能无疵乎?爱民治国,能无为乎?天门开合,能为雌乎?明白四达,能无知乎?

--这一章讲以道养生。

 

第一章: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开门见山,提出整本老子的核心概念--"道",并以"有无"这样一个模型对道进行了初步的描述。

 

 

"玄同"的人生--读《老子》第五十六章

 

知者不言,言者不知。

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同其尘,是谓玄同。故不可得而亲,不可得而疏,不可得而利,不可得而害,不可得而贵,不可得而贱。故为天下贵。

--《老子》第五十六章

 

译文:

真正的智者不向人民施加政令;施加政令的人不是智者。

不露锋芒,消解纷扰,含敛光芒,混同尘世,这就是玄妙齐同的境界。这样就不分亲,不分疏,不分利,不分害,不分贵,不分贱。所以为天下人所尊贵。

 

按照注解,老子在本章主要讲了两个层次的内容,一是统治者应该少发政令,行无为之政;二是一种人生境界--"玄同"。我主要从第二个层次,即人生的角度谈一些感想。

 

"玄同"类似于"混沌"。那么"玄同"的人生是一种什么样的人生状态呢?老子作了解释:挫其锐,解其纷,和其光而同其尘。不要锋芒毕露,不参与纷纷扰扰的名利之争,收敛光耀,混迹江湖。用《伤仲永》的话说,就是"泯然众人矣"。不是我们常常追求的出类拔萃、鹤立鸡群,而是融入大众之中,使自己很平凡很普通。老子认为,唯有平凡,方可永恒。唯有混沌,方能清醒。

 

这大概是儒道两家人生观的分歧所在了。两家都追求永恒,然而方式迥异。儒家鼓励人们建功立业,成就辉煌事业,受万民赞叹、万世景仰;而道家劝导人们不刻意进取,顺其自然,过平淡潇洒人生,亦受千里仰慕,千古流芳。

 

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人在年青力壮、一帆风顺,感觉自己很有能力的时候,常常会以诸多的君王、儒将、大英雄大豪杰为偶像;但一旦年老体衰或者遭遇打击,感觉自己比较无能的时候,心中的偶像就容易换成隐士、诗人,诸如陶渊明、苏东坡等。

 

前者固然是金光灿烂,炫人眼目,相当迷人;然而后者也焕发着圆润柔和的光彩,更加恒久地吸引着无数优秀的灵魂。岳飞的"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偶尔也会被某人激昂慷慨地吟诵,但更多时候,人们沉醉其中的却是陶渊明的"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或者"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苏轼诗文垂千古。然而最打动人心的,却不是他早期在朝为政、完全一个激进儒生时期写下的那些东西,那些东西甚至已经快被遗忘了;恰恰是在苏轼历经坎坷,心境逐渐变得苍凉,道家的思想成为他的依托时写下的那些篇目。无论是"老夫聊发少年狂",还是赤壁怀古、前后赤壁赋,以及"一蓑烟雨任平生"、"小舟从此逝,江海渡余生",或者"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等等等等,何其豁达,何其乐天!然而所有这些,正是道家的"出世"的思想,是老子"玄同"人生观的一个折射。

 

现代社会竞争激烈,常常不是你死便是我活。"泯然众人"常常意味着失败。尤其是对我们这些有机会接触大学教育的人而言。让我们立即摈弃进取、忘却功名的确很难,但是,当我们建功立业的理想遭遇挫折的时候,当我们暂时看不到希望的时候,不要就沮丧绝望、对人生失去信心。想想老子的"玄同"人生观,也许会获得几分安慰,心情也许会开朗一点。

 

儒让我们去战斗,道给我们疗伤。

 

对大多数现代人而言,这大概是"玄同"人生观的一点用处吧。

 

附:10月2日诵读九章抄写及简述:

 

第七十四章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若使民常畏死,而为奇者,吾得执而杀之,孰敢?

常有司杀者杀。夫代司杀者杀,是谓代大匠斫。夫代大匠斫者,希有不伤其手矣。

--对当时统治者的滥杀无辜提出抗议。

 

第六十五章

古之善为道者,非以明民,将以愚之。

民之难治,以其智多。故以智治国,国之贼;不以智治国,国之福。

知此两者亦稽式。常知稽式,是谓玄德,玄德深矣远矣,与物反矣,然后乃至大顺。

--"愚民"(使百姓保持纯朴)说

 

第五十六章

(不再重复)

 

第四十七章

不出户,知天下;不窥牖,见天道。其出弥远,其知弥少。

是以圣人不行而知,不见而明,不为而成。

--智慧在心中。向内求知。典型的东方思维。

 

第三十八章

上德不德,是以有德;下德不失德,是以无德。

上德无为而无以为;下德无为而有以为。

上仁为之而无以为;下仁为之而有以为。

上礼为之而莫之应,则攘臂而仍之。

故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

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

前识者,道之华,而愚之始。是以大丈夫处其厚,不居其薄;处其实,不居其华。故去彼取此。

--德经第一章。分清道德仁义礼的层次。抨击礼法,弘扬道德。

 

第二十九章

将欲取天下而为之,吾见其不得已。天下神器,不可为也,不可执也。为者败之,之者失之。是以圣人无为,故无败;无执,故无失。

夫物或行或随,或嘘或吹,或强或羸,或载或隳。

是以圣人去甚,去奢,去泰。

--无为。

 

第二十章

唯之与阿,相去几何?美之与恶,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

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沌沌兮,如婴儿之未孩;儡儡兮,若无所归。

众人皆有余,儿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

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飙兮若无止。

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我独异人,而贵食母。

--诗言志。

 

第十一章

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

延植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

堑户牖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

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

--有时候苦苦追求的,反而得不到;获得的,恰恰是忽略未作的东西。可叹!

 

第二章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矣;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矣。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恒也。

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弗始,生而弗有,为而弗恃,功成而弗居。夫畏弗居,是以不去。

--辩证法。

    

 海  能  卑  下  众  水  归

                           --读《老子》第六十六章

 

江海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

是以圣人欲上民,必以言下之;欲先民,必以身后之。是以圣人处上而民不重,处前而民不害。是以天下乐推而不厌。以其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

--《老子》第六十六章

 

译文:

江海所以能够成为许多河流所汇往的地方,因为它善于处在低下的地位,所以能成为许多河流所汇往。

所以圣人要为人民的领导,必须心口一致的对他们谦下;要为人民的表率,必须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他们的后面。所以圣人居于上位而人民不感到负累;居于前面而人民不感到受害。所以天下人民乐于推戴而不厌弃。因为他不跟人争,所以天下没有人能和他争。

 

清华的老校歌中有一句--海能卑下众水归,意味深长;不知道校歌词作者是不是从《老子》第六十六章中获得过某些启示。

 

"卑下"的第一层意思应当是谦虚。学知识务必谦虚。虚者,空也。如果一个杯子装满了水,那么它当然装不下新的东西;然而如果它是空的,自然可以很容易的装入新的成分。我们的心智就像一个杯子,骄傲自满的人的心是一个满的杯子,很难再装进新的内容;谦虚的人始终觉得自己的心是一个空杯子。所以,他能够很容易的学到新的知识,新的技能。清华校歌中化用老子的这句话,首要的意思应该就是勉励清华学子谦逊谨慎,以追求新知。

 

"卑下"的第二层含义在管理学上。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辩证法。如果你意欲居于万万人之上,那么取得万万人的拥戴当是第一要务。那么你如何取得万万人的拥戴呢?答案是你要以万万人的利益为先,把自己的利益放在万万人的利益之后,作万万人的奴仆,这样才能取得万万人的拥戴。欲居其上,必先处其下。就像大海,正因为它处在海拔最低的位置,所以能够集纳百川,成为众水所归。

"卑下"不是自贬身价,而是积蓄力量的必需。"卑下"不是不自信,相反,卑下是最最自信的表现,老是维护自己高高在上的形象才是极度不自信的表现。

 

水是一个充满哲学意味的意象。水是柔弱的,然而水又是最坚强的。水是渺小的,然而它又是最宏大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水永远是不争的。人越走越虚,争却没有结果;水越流越实,不争,却达到人们可望不可及的目标。可以说,水中充溢着"道"的玄机。老子不止一次的使用了水的意象。我们如果能对水的智慧多多关照,必能有所觉悟。

 

附:10月3日所读九章抄写及简述:

 

第七十五章:讨伐苛捐杂税,反对追求奢侈的生活。

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

民之难治,以其上之有为,是以难治。

民之轻死,以其上求生之厚,是以轻死。

夫唯无以生为者,是贤于贵生。

 

第六十六章:

(不再重复)

 

第五十七章:"无事"治国。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吾何以知其然哉?以此:

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人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

故圣人云: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璞。

 

第四十八章:道与"无"。

为学日益,为道日损。损之又损,以至于无为。

无为而无不为。取天下常以无事,及其有事,不足以取天下。

 

第三十九章:道与一;下贱为本。

昔之得一者: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神得一以灵;谷得一以盈,万物得一以生;侯王得一以为天下正。

其致之也,谓天无以清,将恐裂;地无以宁,将恐废;神无以灵,将恐歇;谷无以盈,将恐竭;万物无以生,将恐灭;侯王无以正,将恐蹶。

故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是以侯王自称孤、寡、不毂。此非以贱为本邪?

 

第三十章:谨慎用兵。

以道佐人主者,不以兵强天下。其事好还。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大军之后,必有凶年。

善有果而已,不敢以取强。果而勿矜,果而勿伐,果而勿骄,果而不得已,果而勿强。

物壮则老,是谓不道,不道早已。

 

第二十一章:道与德。

孔德之容,惟道是从。

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

自今及古,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以此。

 

第十二章:清心寡欲。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

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第三章:治国之道。

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是以圣人之治,虚其心,实其腹,弱其志,强其骨。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其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

 

 月   满   则   亏

                         --读《老子》第五十八章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

--《老子》第五十八章

 

今夜月食。凌晨2:50,满月的左上角出现一片阴影;阴影逐渐扩大,到3:10时,满月变成了半月;3:30,月亮几乎全部被阴影吞没;3:50许,月亮又露出一角;4:10分之后,月亮逐渐变大,又是半月、又是满月……

 

月亮的盈亏本是一个周期很长的事情,但这个特殊的机缘使得平常需要一个月才能观测到的月相的一个周期的变换在短短两个小时内就可以饱览,实在是三生有幸。

 

月满则亏。久而复满。满则复亏。满中蕴含着亏,而亏中也孕育了满。老子说:"福兮,祸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物极必反。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

 

居安当思危亡。安不是绝对的安,安中包含的某些因子,会使安向危的方向转化。如果你一帆风顺,那么你得想想前方是否有暗礁。如果你功成名就,那么应该想着,辉煌总有一天会成为过去。

 

身处逆境不必气馁。逆境中也存在促人奋进的成分。逆境给你更多的锻炼。逆境永远只是相对的,甚至于对明理的人来说,逆境是不存在的。什么境遇都是促使其走向成功的阶梯。

 

以平常心为人处世。既然无论何事都只是短暂的,都会走向其反面,那么我们又何必为一时的改变而斤斤计较呢?"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是因为看得开,而是事物本身就没什么值得悲喜的。

 

善于发现分析现状中的质变因子,积极应对。如果你的公司目前业绩很好,那你要看到是否有人士或制度上的隐患,尽早清除隐患,维持公司的持续健康发展;如果你的爱情的天空很晴朗,那么你要看到天边的那朵乌云,要未雨绸缪,不要让它淋湿了你的幸福。

 

10月4日所读章节抄写:

 

第七十六章: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

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

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

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第六十七章:

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

夫惟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

我有三包,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

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

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

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第五十八章:

其政闷闷,其民淳淳;其政察察,其民缺缺。

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孰知其极?其无正也。正复为奇,善复为妖。人之迷,其日固久。

是以圣人方不割,廉而不刮,直而不肆,光而不耀。

 

第四十九章:

圣人常无心,以百姓心为心。

善者,吾善之;不善者,吾亦善之;德善。

信者,吾信之;不信者,吾亦信之;德信。

圣人在天下,歙歙焉,为天下浑其心,百姓皆注其耳目,圣人皆孩之。

 

第四十章: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

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第三十一章:

夫兵者,不祥之器,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君子居则贵左,用兵则贵右。兵者不祥之器,非君子之器,不得已而用之,恬淡为上。胜而不美,而美之者,是乐杀人。夫乐杀人者,则不可得志于天下矣。

吉事尚左,凶事尚右。偏将军居左,上将军居右。言以丧礼处之。杀人之众,以悲哀泣之,战胜以丧礼处之。

 

第二十二章:

曲则全,枉则直,亏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

夫惟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古之所谓"曲则全"者,岂虚言哉!诚全而归之。

 

第十三章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

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

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

 

第四章:

道冲,而用之或不盈。渊兮,似万物之宗,湛兮,似或存。吾不知谁之子,象帝之先。

  评论这张
 
阅读(2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