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谐宇宙

通一项而兼收并蓄,悟人性而制天立命

 
 
 

日志

 
 

马明哲开创平安保险  

2009-03-07 17:41:53|  分类: 领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88年,商品经济的概念在中国已经尽人皆知。经过4年的高速增长,整个中国经济出现了一种“危险的燥热”。“十亿人民九亿商”的说法固然夸张,但流通领域空前活跃、车驰马跳中物价持续上涨的危险则是现实。从新中国成立以来,中国人经商的想法从没有像这个时候一样强烈,中国的物价也从没有走得这么高。1988年,国家公布的零售物价总水平比上年上涨了18.5%。

  在南方,2.14平方公里的蛇口半岛上,同样热火朝天。诞生了10年的蛇口工业区已经聚集了几百家形形色色的外资、港资企业。这些企业里有大量的外国人,也吸引了各地南下淘金的打工者。“由一个企业独立地开发、建设、经营、管理一个相对独立的区域,并在经济体制和行政管理体制上进行全方位的配套改革”,这是“蛇口模式”的历史定论。

  1985年年初,蛇口工业区劳动人事处派调配一组组长马明哲,去参加一个研讨会,重要的与会者是联合国劳工署考察团。在这次会议上,劳工署一位副署长针对蛇口工业区实行的社会保障资金管理方式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按国际惯例,这笔钱由独立的实体来管理”。这位戴眼镜、头发花白的专家详细陈述了这种管理方式的好处。1979年,蛇口工业区建立伊始,便着手建立社会保障机制,要求在蛇口开办工厂的“资本家们”为每一个“打工仔”、“打工妹”缴纳养老、医疗、雇主责任险,缴纳比例为劳务费的20%,费用由蛇口工业区劳动人事处代为收取。

  蛇口盛行之风是革新、突破。联合国劳工署副署长等专家的意见很快被采纳,招商局社会保险公司的招牌很快挂了起来。它全权接管了蛇口工业区劳动人事处的社保相关职能,“退休金改为由社保公司统一运作”。距此六七年之后,中国城市退休养老保障制度在上海迈出了第一步。

  具体负责筹谋此事的马明哲,一年后由社保公司经理助理升任副总经理,全面主持社保公司工作。

  中国保险业的一位传奇人物,登上了时代赋予他的舞台。马明哲,1955年底出生,祖籍吉林。其父是军人,随军南下广东湛江,其母是归侨。马明哲的成长经历,有着浓厚的时代印记,生于抗美援朝时期,长在自然灾害年代,读书时正值“文革”,当过知青和水电厂的工人,母亲被打成特务直到1981年才平反。20世纪80年代初,马明哲在湛江地委当通讯员,为领导开车。彼时在广东,“医生、司机、猪肉佬”是“三大宝”,司机乃是一个颇为风光的职业。后来,马明哲到了湛江地委公交系统政治部,以工代干,有了干部身份。直到1983年,他又被呼啸的改革潮吸引到了蛇口工业区。

  1986年,而立之年的马明哲经常犯愁。“社保公司已经成立,汇聚了工业区大量的统筹资金,将来要用作支付职工退休金,如果遇上通货膨胀严重的时候,这笔钱放在银行里肯定要贬值。”几个月前,社保公司已经把一部分钱投资给了一家领带厂、一家丝绸厂、几家商店以及一家信息技术企业(2000年之后,在国内ERP应用软件市场上,这家企业占据了半壁江山)。“但是投资实业,绝非稳妥,一是回报率低,二是资本变现能力差。”

  “大家看到香港的商业保险做得不错,认定公司在工业区同样可以尝试。”社保公司决定利用手头资金,搭锅支灶,将原来社保中的雇主责任险转变为工伤险,从这个险种入手开始操持办理商业保险。“那时蛇口的气氛是什么都可以说,可以做,可以试。”米还没下锅,中国人民保险公司(下称“人保”)深圳特区分公司总经理,同时也是保险监管单位——中国人民银行深圳特区分行——的副行长亲自赶到蛇口。马明哲负责全程接待,并从这位人保总经理的口中得知:“工伤保险属于商业保险的范畴,社保公司无权经营。依据《保险暂行管理条例》,现向你们正式提出此问题。”

  与十多年后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的成立迥异,当时金融行业的监管事务全在中国人民银行职责之内。既代表监管单位中国人民银行,又代表保险经营主体人保公司,这位总经理态度友好地向马明哲告辞。中国人民保险公司蛇口支公司的异议书随之而至。蛇口社会保险公司当时的几个兵,办公室秘书杨秀丽、业管处总经理黄建平跟着领导们一起讨论这个异议书,依旧还是那个意思:工伤保险属于商业保险,社会保险公司不能办商业保险,要办得申请新的执照。对人保的态度,蛇口社保公司多少有点意见,但依法办事,对方占着理,抱怨也于事无补。关键还是要把公司执照跑下来。

  从哪里入手?没有“办事指南”,大家谁也没个谱。于是一条线去跟金融业的监管部门谈,一条线跑去跟市政府谈。折腾几个回合,又搞明白一个意思:单办执照是不行的,要成立专门的商业保险公司来操作这个事情,而要成立新性质的公司,非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审批不行!虚耗了许多精力,大家才搞明白问题要到北京解决,不免有一种失落和“高不可攀”的感觉。

  从清王朝建轮船招商局之日起到1986年,招商局集团迎来了100年华诞。此时,招商局集团隶属交通部,总部在香港,蛇口工业区的这片土地上簇拥着它投资的几十家企业,涉及的领域包括地产、金融、航运、旅游等,每年为国家创造着数以亿计的利润。集团大庆,招商局旗下的各家公司都派人出席。座谈会上,发言者们踌躇满志地瞻望未来,民族大义、历史责任、振兴祖国、富强人民的理念不时被提到,100年走过来的艰辛和坎坷也没有被忘记。马明哲坐在其中,作为社保公司唯一的代表,他的脑子里想的是,如何成立一家商业保险公司。轮到他发言,马明哲先简单地提及了招商局办保险的历史,末了把蛇口社会保险公司的困难说了,“情况就是这样,我们能不能像100年前招商局办保险公司一样,重新让工业区操起这份旧业呢?”

  马明哲说的保险公司自然是保险招商局。当年,通过不断增资,保险招商局经历了仁和水险公司、济和水火险公司、仁济和水火保险公司的变迁。到1920年,“沉沦”到官办境地的轮船招商局举步维艰,亏银高达2 000万两。仁济和水火保险公司大部分资金滞留在轮船招商局,“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仁济和的业务慢慢萎缩,最终在1934年10月停业。

  听马明哲说完,对招商局历史熟稔的袁庚却没有旧事重提,他回答说:“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对袁庚的做派,马明哲并不是没有耳闻。三年前的1983年,蛇口工业区群众直接选举、考评经理,在工业区一次董事会改选时,袁庚被15%的人投了不信任票也并未心存芥蒂。袁庚不是一个固执己见的人,他只是需要更多的理由和陈述。

  就实际开办新型保险公司的情况来说,竞争对手如果不能允许蛇口社会保险公司从事商业保险,袁庚又有什么理由能认可或同意一家新体制的保险公司诞生?马明哲已经隐约感到公司成立及未来发展的一大障碍固然是行业垄断,但中国金融业的进入许可制度或许是更大挑战。日后,1988年公司成立的岁月里,马明哲和他的团队将对这些问题理解得更加深刻。不过在当时,他只是把想法汇报给袁庚,让他知道自己的观点。

  早期负责外联内宣的公关部曾经问马明哲,“蛇口有这样两条不成文的规定:第一,总经理永远是正确的;第二,当你和总经理发生矛盾时,请参照第一条。这个该如何理解?”马明哲直言相告:“这话有个前提,‘一切都是为了公司’。”“为了公司”,什么都能说,如果是好的措施和建议还要尽量想方设法地给领导多说。马明哲一直是具有这种品质的人。

  但是直到现在,马明哲都没有单独面见袁庚的机会。“袁庚在当时的蛇口来说,跟‘神’一样,见一面很不容易。”他后来回忆说。

  对自己认准的事,马明哲绝不轻言放弃。他找到招商局副总经理车国宝,请他把更详细的报告转交给袁庚。这次的报告,不再是“推倒重来”式的方案,而是立足现实,“暂时后撤”,为的是以后能“大踏步前进”。

  “当时要见袁董真的很难,车国宝找了袁董,袁董了解了我的想法并表示了兴趣,让车国宝安排时间与我面谈,这样我才有机会去香港当面向袁董汇报。”

  1978年袁庚创办蛇口工业区,从想象到开始施行只用了三个月,而1986年开始,马明哲草创平安却用了将近两年,他没有袁庚那么光辉的际遇。不过,坚持和执著帮了他的大忙。

  三个月后,马明哲和车国宝坐船轮渡到香港。

  “袁董,是否有兴趣成立一家商业保险公司?”车国宝对此事并无太细的了解,“还是让马明哲给您讲讲吧。”

  “马明哲是哪个单位的?我见过,面熟。”袁庚在办公桌后笑着问。

  马明哲立刻自报家门,接着,切入正题,从人保深圳特区分公司总经理谈话到外商对蛇口只有一家保险公司垄断经营的怨言,再到招商局保险事业的历史承袭,详细阐述了创建一家现代商业保险公司的必要与前景。袁庚听后,手重重拍在了桌子上,“我支持你们!”马明哲拿出早已拟订的草案递交给袁庚,袁庚仔细阅览了一遍,改动了几个字,说:“可以,你们先报上去。”

  马明哲回到蛇口,伏案连夜赶写了一个报告,直接报送给中国人民银行深圳特区分行。依旧是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人保总经理的电话。他赶过去后,对方把批复意见指给他看,“设想很好,按照保险公司设立条例,目前成立商业保险公司的条件不成熟,待条件成熟后再考虑。文件退回。”

  袁庚以实干著称,知道申请受挫后,提笔写信给当时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秘书长张劲夫、中国人民银行行长陈慕华、副行长刘鸿儒、国务院特区办公室副主任胡光宝等人,详述成立一家新型体制保险公司的必要。看来,和马明哲的谈话,确实打动了袁庚重拾100年前招商局的保险梦想,袁庚在信中说:

  尊敬的陈慕华同志并报张劲夫同志:

  感谢您对蛇口工业区的关心和支持。目前,工业区百业正举,万物蓬勃,一派欣欣向荣的工作场面。从祖国各地、五湖四海来的蛇口人已经有了一个共同的口号:“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前瞻未来,蛇口工业区是有信心、也有能力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窗口。

  目前,从蛇口的整体发展部署而言,工业区的配套工作仍不理想。一个日趋成熟的工业区,不仅需要水、电、通、联等基础配套设施,而完善的金融设施将更会为发展增添活力。我们深知保险乃社会稳定大器,故创业之初,已积聚职工社保基金,但囿于计划体制之局限,变革拓展之难度,服务意识的建立和完善尚有待时日。特别是目前,外商对蛇口普遍看好,来往之际以诚相待,提供周到和细致的服务、周全和有效的保障就尤显重要。因此,保险就成为蛇口发展的一个重要环节。

  百年招商,当需重振旧业。早在光绪元年(公元一八七五年)十月初七轮船招商局于沪成立了保险招商局,时为欲求富国之强,需华商自立公司,自行建栈,自筹保险,以总股金十五万两白银,专保中国境内往来客货,后因某些原因歇业。一百一十年后,招商局再秉轮船招商,传继富民强国的信念,望能重振旧业,一可为蛇口工业区的发展提供金融保障,又可突破中国金融体制的计划限制,探索股份制保险公司的道路,拟设立社会主义股份制保险公司,将业务拓展至社会。

  兹委托蛇口社会保险公司马明哲、车国宝同志北上赴京向您面陈种切,望能在百忙之中给予指示、至祷。

  招商局蛇口工业区

  袁庚

  一九八六年七月十六日

  袁庚的信件和马明哲的报告,层层辗转,终于递交到刘鸿儒手中。刘鸿儒批写意见后,又流转给陈慕华。陈慕华详阅后,将其批复给人保公司。一位负责国际业务的副总经理在人保大厦接待了马明哲。

  20层的人保大厦气势恢弘地屹立在北京西城区阜成门内,是当时首都城区内少有的高层建筑。在大厦12层,姓程的副总经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对马明哲肯定地讲:“建议很好。”接着,语气一转,“但是,目前中国没有成熟的再保市场,条件不成熟,将来会支持你们。”马明哲赶紧进行辩解。无济于事。对方客气地把他送到了楼下。

  改革就是这样,如果不伤及任何一种既得利益,则改革就皆大欢喜,一旦遇到利益盘根错节,改革就没那么容易。要凭空诞生一家新的金融机构,马明哲成事的时机尚未成熟。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