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谐宇宙

通一项而兼收并蓄,悟人性而制天立命

 
 
 

日志

 
 

“新大亨”  

2008-08-23 10:41:07|  分类: 创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今年不再是比尔·盖茨,夺走这项殊荣的是墨西哥人卡洛斯·斯利姆。斯利姆的富有令人难以置信,总资产达590亿美元。像斯利姆一样的新大亨,正在印度和俄罗斯等国源源不断地被制造出来,他们代表着新一波财富、权力和影响力。他们深谙商道,但更善于抓住政治机会。

编辑 张平扬 美编 高爽

文 Brian Winter  编译 南飞

一个个新大亨的相似的出炉过程表明,在经济转型中,在法律和制度缺失的情形下,和单凭创业才能相比,与政府搞好关系是通往财富大门的最快、最有效的途径。

对于搞垄断的指责,斯利姆抱怨说,他遭遇了双重标准衡量,只因为他来自发展中国家。  IC

 

  2007年夏天,盖茨被挤下富豪榜首,取而代之的是卡洛斯·斯利姆。

  斯利姆的财富高达590亿美元——去年平均每个月疯狂入账10多亿美元。对斯利姆靠垄断敛财的指责铺天盖地,帮他蹿升到富豪榜首的Telmex公司控制了墨西哥92%的固定电话业务。从烟草到航空,从电缆到地砖,斯利姆商业帝国的触角无处不在,在现代经济史上也是史无前例。斯利姆的财富相当于墨西哥GDP的比例达到令人眩晕的6.6%,让盖茨(相当于美国GDP的0.4%)和约翰·洛克菲勒(略少于1937年美国GDP的2%)相形见绌。

  作为一个垄断者,斯利姆成为世界首富后举止低调,小心翼翼。他一度轻视慈善,并讥笑盖茨像圣诞老人一样到处撒钱。最近,他改弦更张,加入世界大慈善家行列,宣布了多项善举计划。同时,他刻意俭朴。最近的一次华盛顿之行,他在里根国际机场租了辆普通的福特车,亲自驾车拜访商界领袖和政界人士。直到今天,他还住在一所30年高龄的不起眼的老房子里,并多次申明自己在墨西哥之外没有房产。

 

斯利姆的富有与墨西哥的痛苦

  斯利姆的辩护很有趣。对于媒体把他描述为“与墨西哥总统和其他政客建立牢靠关系的贪婪的垄断者”,斯利姆搬出盖茨当挡箭牌(微软的市场份额是95%,Telmex是92%)。斯利姆抱怨说,他遭遇了双重标准衡量,只因为他来自发展中国家。斯利姆的竞争对手们不服气地说,是前总统萨利纳斯给斯利姆开了后门,才使他在Telmex收购案中低价得逞。斯利姆强烈否认:“我们能赢是因为出价高。”每个走出斯利姆大门的记者,手里都会拿着一份收购数字详情,这些数字在斯利姆的新网站上也可以看到。

  但有些数字是无法否认的:斯利姆占有墨西哥财富的比例实在是太大了,特别是考虑到墨西哥是世界第14大经济体。斯利姆拥有至少222个公司的多数股份,Telmex是它们中无可争议的王冠。正是由于得到Telmex,斯利姆才从一个普通富人成为超级富豪。再次拿盖茨对比,要达到斯利姆控制墨西哥电话市场的程度,盖茨在美国电话市场需要拥有AT&T、MCI、Quest、Sprint以及Verizon,即便如此,盖茨的市场份额仍旧少于80%,不敌斯利姆的92%。如果要达到斯利姆整个商业帝国在墨西哥市场的地位,盖茨需要把Alcoa、Phillip Morris、Sears、Best Buy、TGIFriday’s、Dunkin’Donuts、Marriott、Citibank和JetBlue收入囊中。而要想抗衡斯利姆在墨西哥的财富比例,在美国的盖茨需要有9090亿美元。

  一个又一个的研究证明,经济权力集中在一小撮人手里会阻挡科技创新的步伐,妨碍资本市场的发展。举例来说,墨西哥在被斯利姆垄断的信息与通信技术领域的投资,只占GDP的3.1%,严重低于日本(7.4%)、美国(8.8%)等发达国家,甚至大大落后同区域电信市场良性竞争的国家,如智利(6.7%)和巴西(6.9%)。经济精英往往滥用国家政治体制维持自己的特权,不容竞争的存在。在这样的反竞争经济模式中,富者愈富。大概斯利姆也会同意,这样的世界不是他所追求的。

  有些人认为,这些都只是成长的代价,是年轻的资本主义经济体演化的自然阶段。从这个意义上说,斯利姆没有任何罪过,只不过在现有规则下 比其他人玩得更技巧而已。在19世纪90年代的顶峰时期,标准石油在美国市场的份额高达88%,自1901年成立以来,美国钢铁公司的市场占有率达67%,感谢强力的反垄断法,美国经济最终走出了垄断阶段。一些理论认为,大型国有企业为中型公司的繁荣培育了基础。即使是斯利姆的Telmex也有一些积极方面。现在,在墨西哥安装一部电话只需短短几天,而在Telmex被斯利姆收购前,往往需要几年时间,而且往往要靠消费者自己在报纸分类广告中寻找出卖电话线路的人。

  然而,即使只是一个自然阶段,它也是痛苦的,往往还会冲击整个经济。Telmex的使用收费是阿根廷的3倍,是巴西的4倍。墨西哥央行行长奥茨曾说,如果各经济部门充分竞争,墨西哥的年经济增长率会提高1%。由于缺乏就业机会,数百万墨西哥人跑到美国寻找机会。

斯利姆的成功,政治嗅觉的贡献远远大于商业技巧

  无论发展中国家类似斯利姆帝国的巨型公司是好是坏,它们已来到眼前,且数量不断增加。1990年,《财富》500强中,来自新兴市场国家的企业寥寥无几,到2006年,数字已上升到52家。它们的影响和财富与日俱增——不仅仅局限于发展中世界。新兴经济体的亿万富豪们的财富也在不断增长:2007年《福布斯》富豪榜中,10位墨西哥富豪的总财富几乎是2000年该国上榜富豪的3倍。墨西哥当然不孤独,以富豪们的财富占国家GDP的比例来说,智利、科威特、俄罗斯和沙特等国比墨西哥更高。去年,《福布斯》富豪榜中印度人和中国人的数量几乎增加1倍。

  这些是如何发生的?再次以墨西哥和斯利姆为例。去年的一项研究表明,墨西哥有半数亿万富豪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私有化进程中受益。事实上,斯利姆的成功,政治嗅觉的贡献远远大于商业技巧。在许多情况下,真正的精明是培育和政客们的关系,并迅速抓住出现的机会。印度的米塔尔(《福布斯》富豪榜第5位)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通过收购东欧钢铁企业,从一个小钢铁主成为钢铁大王。没有一个国家的经济自由化进程像俄罗斯那样充满危险和诱惑。《福布斯》富豪榜中的许多俄罗斯人,像石油寡头阿布拉莫维奇和弗里德曼,就是从前苏联解体的混乱中攫取财富。

  一个个新大亨的相似的出炉过程表明,在经济转型中,在法律和制度缺失的情形下,和单凭创业才能相比,与政府搞好关系是通往财富大门的最快、最有效的途径。

  我们对此能做些什么?事实是,现有可用于肢解斯利姆帝国——或至少是鼓励更多竞争的大多数工具都太钝了。即使是在美国和西欧等“成熟”的经济体,对微软垄断的诉讼也耗费了数年。而美国的模式能否适用于墨西哥,以对付斯利姆还未可知。理论上,Telmex可被分解为许多子公司,但你如何能与一个单凭一己之力,就能让国家经济陷入衰退的人抗衡?在墨西哥,大公司常常得到政府的特殊照顾,可以无视不利的规则。2000年到2006年期间的墨西哥通信运输部长是一名前Telmex雇员。墨西哥国会经常扼杀触犯斯利姆利益的立法。“没有奇迹。唯一的解决办法是依靠一套规则制度而不是个人作出决定。”巴西前总统卡多佐说。

  如果“斯利姆时代”足够长,要过多少时间社会才会产生厌倦呢?如果斯利姆们变得越来越强大,下次墨西哥大选会产生一位什么样的总统呢?其他国家又是怎么样的呢?数据显示,柏林墙倒塌后,相当多国家的经济不平等状况在加剧。公众对财富集中的愤怒可能最终导致贸易保护主义的增强,国家对关键工业的更多控制等等。无论结果如何,世界的斯利姆们可能引发21世纪第一场大规模思想战争。已经67岁的斯利姆可能永远看不到战争的结果,但他看起来并不准备为自己的成功方式道歉。

  想看看未来的样子,最好就是关注墨西哥。不论好坏,几乎没有一个墨西哥人这样激励自己的孩子:“有一天,你会成为卡洛斯·斯利姆那样的。”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