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谐宇宙

通一项而兼收并蓄,悟人性而制天立命

 
 
 

日志

 
 

凤凰的“电视疯子”  

2008-03-10 11:25:31|  分类: 独特新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长乐概括凤凰卫视的精神时,说了一句话:“这是一个疯子和500个疯子的故事。”医学上是这样形容疯子的:精神病患者的俗称。特征是不能自控、自我陶醉,脑中不断重复一些思想或意念,无法停止,或长期情绪高昂,过度活跃,自觉精力过人,对事物反应过敏。凤凰卫视有一大群被称作“媒体疯子”的人。

  董嘉耀 我是电视爱好者

  董嘉耀的办公室内,最醒目的是墙上悬挂的一堆记者采访证件,红蓝黄绿各色的绳子好像一件件演员的“行头”,在向每一个来访者说明着房内主人的见多识广。

  “我是电视爱好者”,走下《时事开讲》和《军情观察室》的董嘉耀这样阐述他对自己职业的迷恋。接受采访时的董嘉耀动作很像《军情观察室》里的“军事发烧友”,他拿着那根曾在各个地域游走的指挥棒在电视屏幕上画来画去:“你看,这新闻的字幕应该往下一点更好看,还有这条新闻里的特写镜头太少,几乎全是中景,这怎么能行呢?”

  如果说一个人的工作热情代表了他专业背景的厚度,董嘉耀对“电视实务”的研磨,更多彰显了一个从初始阶段就积聚了众多新闻优良元素细胞的成熟与质变。从中学时代担任广州学通社社长,到大学4年北京广播学院电视系学生会主席,董嘉耀职业生涯的每一步都与“新闻”密切相关。1999年8月17日,凤凰卫视首个跨世纪的重大传媒行为“千禧之旅”在香港启程“祭天”,在现场忙碌的董嘉耀当时还是凤凰一名普通的记者。刘长乐走过来问他:“会用摄像机吗?”董嘉耀觉得有点奇怪。隐约地,他觉得肯定有什么事情。他对老板说:“会用,我是电视系的。”

  当“电视系”与董嘉耀链接起来的时候,他“主演“了国庆50周年游行典礼在人民大会堂楼顶的4米高处,连续进行4个小时直播报道的一幕。也正是凭借实力和霸气找到的好角度,董嘉耀那天传回去的画面是独一无二的:俯看长安街上车队整体运行过程。他甚至还拍到了一些坦克在牵引车的牵引下到达现场的早期镜头,以及坦克车队在过完天安门城楼就加速的场景。

  2005年,刘长乐在一个场合接受记者采访时用了“不可思议”四个字描述董嘉耀的迅速成长。“现在他已经是我资讯台执行副台长,跟他广院同期毕业的,简直不可思议,因为他才29、30岁嘛。凤凰资讯台相当于CNN,他是二把手啊,是这么一个概念。你说这个变化有多大?他原来有疯的基因,但是他没有疯起来,没有疯的环境,结果到了疯人院以后他就疯起来了。”

  当我们试图解读董嘉耀式的疯狂时,董嘉耀把自己对新闻的热爱比喻成“一种自信的发泄”。“做新闻的第一个理念是,在台上你是自信的。这种自信是不容别人置疑的自信。新闻主播的状态一定是自信,然后是冷静,然后是理性。第二,我是冷峻的。其实新闻是有超脱感的。如果今天飞机失事或哪里打仗,你不能带着很悲切的语言去播,也不能把你主观的情绪带进去。例如美国飓风和伊拉克战争,你不能说美国死人很悲切,而伊拉克死人就不悲切,这不公平。所以你的态度必须是恒一的,冷峻理性的。”

  周瑛琦 把自己当成一种发酵力量

  穿一身鲜艳的大清中式裙褂,高盘的发髻上插着一根筷子,面孔东方,做派西方―这是周瑛琦主持两届世界小姐选美大赛时留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

  2003年至2004年,她连续主持了两届在海南三亚举行的世界小姐总决赛,成为世姐历史上第一位华人主持人。选美舞台上的周瑛琦就像一种神奇的发酵剂,以标准的双语、明朗的笑容和得体的肢体语言提升观众的情绪,使现场气氛大为火暴。

  事后媒体拿“周瑛琦的筷子”大做文章,别人认定是专业顾问帮助她设计的服饰,其实那身既时尚又传统的装扮,是她自己“处心积虑”的结果:“很多时候,当我们站在国际舞台上时,别人对中国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印象,每一次都是一个刷新别人印象的机会,我们每个人出去都应该代表中国人的特征。我该在台上扮演一个角色―那就是让所有的观众看到,这就是一个中国的女人。”

  中国女人周瑛琦的光彩是无法被掩盖的,这个根在大陆、生在台湾、长在加拿大、工作在香港,会讲英、法、奥、中多国语言的东方女子,称自己是4个地方的结合体。从MTV亚洲台的第一代女主持人到如今凤凰卫视新闻主播,周瑛琦称“自己是在那个小盒子里(电视)长大的”,从17岁播报娱乐资讯起,她就与电视相依为命地往前齐步走。

  “做《纵横中国》这么多时间,我有这样一个感觉,中国人完全有智慧把世界和中国融合在一起。因为21世纪的动力来自于东方,来自于中国。中国人的思维,中国人的智慧和想象,当这些彻底展现出来的时候,你会看到世界有一个新的模型,新的框架出来。”

  窦文涛  我认为大家都是为情所困

  “口含一词欲说之际,你必须知道,它并非一般工具那样,效用不好即可弃之如敝屣。相反,你却被它锁定在一个思路之上。这个思想来自远方,不在你驾驭之内”。汉斯-乔治-伽达默尔的话是说给那些具有神秘主义倾向的人听的。

  窦文涛的神秘主义倾向是以荒谬且伤感的形式表达出来的。

  在《文涛拍案》中忽而拍案而起,旋即沧然泪下,他如此生动地向我们展示了这两种奇妙的组合,宣泄出的是力透屏幕的“快意”与“诚意”。

  但窦文涛的痛苦在于他必须用“嘴巴”表达思想,这时时会让“轻微口吃”的他备感恐怖。“你在电视上做一个人,这个人与生活中的人不尽相同,它可能是我的某一个侧面,但是不管是哪个侧面,它都应该是透明的,是直通你的心灵的……”

  要找寻到直通心灵的路径不只是费时费力,重要的是“费心”。这种没有捷径的方法注定了窦文涛是笨拙的“手艺人”。“我为什么感觉累呢?我很抗拒人的异化。我的异化就是说一个人在电视上说一句话,应该是他自己的话,应该是我口说我心。这个人是人格完整的。你可以给我稿子,可以用自动提词器,但第一他给我的词我不能照说,我得琢磨琢磨怎么说。这不仅是语言风格的事,是你内心感受的事。我看了之后,我得心有所感,心有所动。他们说,那你自己想好了,让他们给你打出来。我说这也不行,也试过了,就不能看着那个字说话,我得想着说。我是即兴说出来的。这就是我说的诚意,这就是我说的人的不异化。 ”

  “手艺人”窦文涛在凤凰的生存是疲于奔命的,他评价他和凤凰的关系就是“它老让我干活,我觉着我不行,但是它非让我干,于是我就干了,干完了之后,我发现我还行。”最近的也是最深的感触是:自己一个“不懂法律知识的人”竟然能做成《文涛拍案》,而且能获得很高的收视率。与其说窦文涛给予了这档法制节目最柔软的“感性”,不如说是这档节目赋予了窦文涛身上从未如此鲜明的“良知”和“情怀”。

  这意味着一个在“在电视上做人”的男人终于成熟。

  “凤凰的奇迹,照我来说就是一个侠客行,就是这么些人风云际会。我为什么叫它侠客行呢,侠客行就是因人而起因人而废。侠客的特点一鸣惊人可以,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一下子就出来,但是侠客往往不老实,不稳定,对节目是靠着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精神创造了新天地新概念。但当你创出来一个平台,这个品牌你要继续维持,这个品牌要深入人心,这是一天一天要做的事,这就需要机制去保证的。你这个有什么机制保证,那侠客怎会还有激情,这是一门科学。这就是我说的凤凰现在的危机。这其实是极简单的事情。”

  “其实凤凰并不是一个多么具有现代管理制度的公司,我认为大家都是为情所困。”

 

【董嘉耀、周瑛琦、窦文涛】 【何亮亮、曹景行、杨锦麟】 【梁文道、阮次山、胡一虎】 

 
凤凰的“电视疯子” - 1168dht - 和谐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