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和谐宇宙

通一项而兼收并蓄,悟人性而制天立命

 
 
 

日志

 
 

世界都得"美国病" 今天花掉70年的钱?  

2008-11-07 16:28:28|  分类: 经济与金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们喜欢把欠债称之为“今天花明天的钱”。其实,稍微考察一下这个“明天”,可能是一个长达70年的明天。而且,这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欠债。

  报载:2007年绍兴市的土地出让金收入是76亿,但今年到现在仅为6亿,同比萎缩了90%以上。这是1994年之后地方土地财政运转的症候,几乎没有城市幸免。(21世纪经济报道11月3日)

  土地财政,又叫第二财政,属于地方政府预算外收入。在重庆等地,第二财政早已超过第一财政,成为经营城市发展GDP的不二法宝。

  地方政府卖地,开发商买地盖房,购房人买房,房屋使用权70年。地方政府一把从购房人身上收走70年的钱,也难怪一块地皮卖几个亿、十几个亿,甚至几十个亿。房价贵,除了开发商暴利,与这种土地出让金的收取方式有直接关系。为什么不能分70年,一年一年地收呢?

  每个地方政府都有卖地冲动,实在是卖地太有诱惑力了。一把收来70年的钱,那花着多痛快,也有政绩感。

  假如地方政府市长5年一届(现在加速度,很多干不到5年),本届市长卖地,花了后边十几任市长的钱,你说爽不爽?他当然恨不得把城里的土地在自己任上都卖光才痛快呢。

  购房者交上首付,从银行贷款买房,20年、30年还清。按着美国老太太的还法,当然是临死前还清最好。其实,也可以推出70年还清贷款,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嘛,自己还不上,让儿孙继续还,房价还可以多降一点。贷款买房是今天花二三十年的钱。

  前天的中国青年报转引南方日报消息说,目前我国地方政府债务至少在1万亿以上,乡镇平均负债400万元。据说,最近还要给地方政府放权发债。假如没有额度限制的话,我估计一年欠债1万亿也打不住。只要是下届政府还钱,本届政府借钱、花钱,这种好事傻子才不干呢。

  现在的世界,大概都得了“美国病”。不仅国家欠债、政府欠债、企业欠债、个人欠债,而且欠债的似乎还都有理,都过得比不欠债的人还舒服。美国人欠债多,欠了10万亿美元外债,日子过得挺好。冰岛人均欠债超过美国,日子过得天堂似的。韩国人也敢欠债,家庭负债率超过美国。韩国央行11月2日发表的“2008年下半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截至6月末,韩国家庭应偿还的年贷款利息达49.9万亿韩元,占可支配收入的9.8%。韩联社称,韩国每户家庭的平均负债额达到3960万韩元,创历史最高值。

  欠债是要还的,还不上要破产。但是,国家破产、政府破产只是说说而已,谁真的能够把一个破产的国家或政府收归己有?所以,国家或政府都不怕破产,都不怕欠债。只要国家有人民,政府有老百姓,最后的买单人就有了。个人破产比较难办,一般不会有最后买单人。倘若有的话,就是债权人,谁借钱给破产的人谁倒霉。

  今天花明天的钱,花三五十年、七八十年后的钱,不知道子孙后代会怎么看,他们会不会认同我们留下的这份“政绩”和“业绩”?好在那时候我们什么都听不见了,笑骂由他们笑骂。

 

人无信不立 有信而成功者得以长久 无信得逞者不会长久 军队保障 为之于未有 治之于未乱 资源分享 量入为出

大器晚成 基础牢固 持久运转 变通  导致危机 相关各方皆有责任 故信用责任抵消 旧的信用机制瓦解 新的信用机制催生 地球的最高信用主体是国家 因而信用主权掌握在各国最高决策层手里 信用机制的消极面影响到最高信用主体 说明相关变革来临 自由信贷变为保守信贷 从最基础的开始 用信用机制未来积极的作用面填补目前信用机制的消极面 实现消极面向积极面的转化 这种转化是相对彻底的 同时需要相应必要的建设周期 实现相对合理化 完成信用机制转化平衡周期 人的道德本身就是好坏并存 好中有坏 坏中有好 好坏转化的 好始终意味着长久 坏始终意味着短暂 好坏转化是过程 好与坏本身只是结果 在过程与结果的平衡取决于有良性导向的实际运转 运用利害转化变通平衡的运转规律可以形成持久健康的信用机制

 坚守正义没有错 关键还要有韧性 懂得坚忍之道 有的人守住了正义却没了性命 虽死得其所 却令人惋惜 既要保存自己又要达到目的 很多人想守却没能守得住 多因未能坚忍以致变通 即便没有准备也应坚守正义而有韧性 就算忘掉一切 但有此二法门 亦能不争而善胜 无为而无不为 目标结果的高度决定幸福程度

 

美金融危机:不可忽视三大真相

新官上任三把火,新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也希望改革美国现行的金融业监管制度。在这项议题上,奥巴马提议赋予美联储前所未有的金融监管权力,创设一个金融市场监督委员会,在金融机构的风险演变成无法控制的局面之前就能察觉这些风险。

  然而,美国金融危机是否仅仅只是监管层面的问题呢?

  上海财经大学现代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奚君羊表示,美国金融危机的爆发涉及其社会文化和法律体制,只要这些残留在美国社会文化的三大问题没有根除,哪怕顺利躲过此劫,以后也会再度出现。

  首先,美国整个国民经济行为存在着强大的隐患。美国人崇尚提前消费、超能力消费,他们以借债为荣,最终过度提前消费,以及对外贸易逆差,使得美国经济基本面长期恶化,只能占用其他国家的财富。对经济充满信心、习惯了花“未来钱”的美国人在次贷危机爆发后开始饱尝泡沫经济破裂带来的苦痛。

  其次,美国整个社会崇尚自由,对于政府干涉相当抵制。因此美国政府监管是滞后的,不能提前,只是等待一些问题爆发出来后才能采取监管。创新是美国金融业的原动力,由于控制风险就必须收缩业务,因此美国企业往往会为了追求盈利而放弃被监管。美国人一直排斥某些国家过度严厉繁琐的监管制度,然而当金融危机爆发后,他们开始思索自己的监管体制是否出了问题。

  再次,美国的立法机制也为金融危机的爆发埋下了隐患。作为美国金钱权力代表的美联储控制着美国政府的货币及债券发行,而美联储实质上又是华尔街的靠山。虽然美国宪法规定三权分立,但在美国参众两院都聚集了相当大的华尔街势力,这使得金融业也就具有了合法化的优先地位。从这个意义上讲,华尔街相当于政府的“近亲”,谁都不敢轻易和整个华尔街对抗。

  评论这张
 
阅读(7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